• 距离下一次FRM考试: 
  • 0
  •  天

华尔街看“特朗普效应”:风险资产持续狂欢

发布于:2016-11-15 来源:未知
  特朗普当选美国第45任总统,外界对此解读以悲观居多,但华尔街看到的却是赚钱的机遇。
 
  11月9日,全球资本市场先“闪崩”后旋即“V”形反转,次日凌晨,由于特朗普温和的胜利演讲,风险资产暴涨,道指更是连续第二个交易日创收盘纪录新高,周内走出“五连阳”,累涨逾5%。
 
  “特朗普明确表示要在基建上下功夫。这个政策让我看到了未来连续牛市的可能,这个长线或是2~3年。”清溪资本合伙人、资深美股交易员司徒捷对《第一财经日报》记者表示。他在大选前便押注特朗普胜率居高,并准确预测美股将在大选后超跌反弹。在他看来,美国过去20多年的增长主要来自于科技、金融、生物医药上的领先,但制造业完全空心化,如果能够填补这一缺口,GDP增速将有所上升。
 
  博煊基金(ParametriCA ManaGEment)总裁居雄伟则对记者表示:“尽管特朗普看似言行出格,但善于用人,在其当选后,市场也开始真正反思特朗普的政策主张——如减税、扩基建、去监管等,其实都是利好金融市场的。因此反弹并不奇怪,但长期趋势还要观察。”该基金今年问鼎巴朗全球对冲基金100强榜首,准确预测了英国脱欧和特朗普当选,截至2015年年末,其三年复合年化收益接近30%。
 
  美股看涨后市
 
  从历史来看,“1928年起,股市总是美国大选后的大赢家,23次中有20次都是如此,这和不确定性暂消有关。”纽交所资深交易员布利斯(Keith Bliss)对记者表示。
 
  “我知道部分人可能会因为此次的意外而沮丧,但经验告诉我,不要过度关注大选或候选人,在美国谁当选并不重要,近两年,两党的政策立场都在不断趋同。”Keith Bliss称。
 
  当然,趋同之中也有分别,华尔街的狂欢正是因为其看到了特朗普为后市带来的机遇。
 
  司徒捷告诉记者,“美国近20年来制造业完全空心化,国内基础设施陈旧(比如,不乏海外游客抱怨纽约的地铁状况仍堪比二战后水平),但工业能力仍然是全球第一,拥有完整的工业体系和科研力量。如果政策向基建倾斜,接下去大力推动基建的话,GDP增长率超过5%不是不可能。”
 
  其实,这背后的逻辑主线在于——美国有切实的基建需求→基建最容易拉动GDP和创造就业岗位→符合特朗普把工作带回美国的施政理念→基建拉动GDP维持的时间可以比较久,而且能够惠及蓝领阶层→4年后有利于特朗普争取连任。
 
  同时,“去监管”(de-regulation)的推动力也不容小觑。美国银行股在11月10日急升至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的最高水准,并推动道琼斯工业指数创纪录高位,飙涨的原因之一可能就在于——特朗普的过渡团队承诺将废除“多德-弗兰克法案”(DoDD-Frank Act),甚至取消禁止银行从事自营交易业务的“沃尔克规则”(Volcker Rule)。
 
  “机构们为这个消息而兴奋,”拥有20年华尔街交易经验的资深投行人士冯磊告诉本报记者,“危机后的严厉监管给银行业带来了巨大的成本压力。”
 
  早在2011年,摩根大通CEO戴蒙(Jamie Dimon)在接受外媒采访时就将新的全球银行业资本金新规称之为“反美的”(un-American)。
 
  对此,白宫前高级顾问Daniel H.Rosen则认为,共和党希望废除多德-弗兰克法案,并复原1933年便开始实施而在1999年被取消的格拉斯-斯蒂格尔法案(Glass-Steagall Act,将投行业务和商业银行业务严格隔离),“特朗普是否真的能够推行此项改革,仍具有非常大的不确定性。他未来究竟任命谁作为华尔街的监管者将是至关重要的。”
 
  此外,与多数同行一样,司徒捷表示看好生物医药板块的前景。2015年希拉里曾在推特上称,如果她当选总统,要拿医药行业开刀,此后又多次抨击药价。“现在希拉里已经败选,外加生物医药行业经历了过去一年的洗牌,小型医药股的泡沫已经洗得差不多了,大型医药股仍然是全世界领先,该板块走势在200周均线上的筑底很充分,我看好它重现辉煌。”
 
  黄金跌落神坛
 
  风险资产春风得意,而此前暴力上涨的黄金等避险资产却跌落神坛。“新债王”Gundluch称,黄金不是投资者所能久留之地。
 
  11月11日,COMEX 12月黄金期货收跌42.10美元,跌幅3.3%,报1224.30美元/盎司,创6月前期以来收盘新低。一周累跌约6.2%,创2013年6月21日以来最大单周跌幅。截至当日,黄金ETF持仓量为941.68吨,与上一交易日对比减少13.35吨。
 
  KVB昆仑国际黄金交易分析师陈家俊对记者表示,“金价已跌破200日均线,连失1270、1260关口。由于特朗普当选后的经济政策不明朗,黄金一度受到支撑,但对他计划进行基础设施大扩建的预期使得投资者转向风险资产,黄金再度遭到抛售。”同时他也提及,近期公布的美国初请失业金人数大于预期,表明劳动力市场依然强劲,进一步支撑了美联储12月加息的预期,利空黄金。
 
  不过,就中长期来看,黄金也不排除有翻身的机会。未来仍可能出现一系列不确定因素,包括:意大利宪法公投、特朗普就职、德国和法国的选举。
 
  “本轮黄金下跌仅仅是对股票反弹的修正,而非新一轮下跌趋势的开始。民意调查显示,意大利现任总理伦齐或将输掉这场宪法公投。他提倡的本次公投中将决定是否大幅削减参议院名额,以此抑制地区政府的权力。但在过去一个月进行的33项民调中,有32项民调‘否’的选项占了多数。”陈家俊表示,意大利一直是欧洲最疲软的经济体之一,债务高达GDP的132.7%,该比例在欧盟成员国中仅次于希腊。
 
  人民币破6.8后再贬空间有限
 
  特朗普的意外当选也让此前受挫的美元重焕生机,这令人民币再度受挫。
 
  11月11日,人民币中间价六年来首次跌破6.8关口,较上日下调230个基点。当日16:30在岸人民币对美元收盘价报6.8155,较上一交易日下跌230个基点。离岸人民币同时段则报6.8152。
 
  就在同日,美联储副主席费希尔在智利举行的中央银行会议期间发表讲话,暗示美国正接近第二次加息。他表示,美国经济增长前景看起来足够强劲,接近就业和通胀目标,这允许美联储继续推动缓慢加息进程,接下来有很大可能会加息。
 
  尽管当前人民币仍面临着年末美元升值、家庭购汇、企业资本外流等潜在压力点,但中外机构认为,中国央行仍有充分的管理能力,且今年贬值的幅度可能已经有限。
 
  麦格理首席中国经济学家胡伟俊对本报记者表示,“年内人民币下行压力有限,央行可以为市场提供流动性,也可以在美元贬值的时候使人民币顺势升值。”
 
  摩根士丹利首席经济学家章俊则表示,“虽然人民币有贬值压力,但目前央行如果愿意的话,依然可以通过干预中间价维持人民币汇率的稳定。”
 
  至于为何央行轻易让人民币汇率突破6.8这个市场的心理点位呢?章俊分析称,其逻辑在于:“如果国内经济下行压力较大,政府和央行在汇率层面就会相对谨慎,不希望在稳增长和稳汇率两线作战;但如果经济企稳,政府在稳增长方面压力减弱,就会在汇率层面容忍更大幅度的波动。根据目前8、9月份的经济数据来判断,中国经济年内实现6.5%的增长目标已经没有悬念。”
 
  瑞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汪涛预计,2016年底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为6.8左右、2017年底为7.2左右。“如果美元走弱、美国不对中国产品提高关税,则明年年底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可能强于预期;反之,则2017年底人民币对美元汇率贬值幅度可能超过7.2。”
 
责任编辑:中国FRM考试网